一股悲伤陡然涌来,她终于彻底绝望,相信他真的死了,再也不会回来了

  • 时间:
  • 浏览:77
  • 来源:男人电影天堂免费收看_天堂tv在线tv网站_128tv成 视频在线观看

  一股悲伤陡然涌来,她终于彻底绝望,相信他真的死了,再也不会回来了。

  她全盘崩溃,悲恸地放声大吼:「振群--」

  「振群!振群……」她不断喊着,抱着骨灰坛颓然跌坐在地,痛哭失声。

  「丁小姐--」她哀恸大哭的模样,让舒纶看了也不禁为之鼻酸。「请-节哀顺变。」

  丁梧桐无法说话,只是不停摇头,放声痛哭。

  要她节哀?她怎能节哀?她的振群--她最爱的男人死去,要她怎能不难过、不悲伤?

  这时,一道身影忽然出现在偏厅的窗外,神色慌乱地往里头瞧。舒纶眼尖发现了,连忙比个手势要那人快走。

  那人似乎舍不得离去,还在窗外磨磨蹭蹭。

  快走呀!舒纶横眉竖眼、龇牙咧嘴,以凶恶的表情警告那人尽快离开。

  他恋恋不舍地多望了几眼,才慢吞吞地转身离去。

  舒纶松了一口气,这才回头继续安慰沉浸于哀伤中的丁梧桐。

  「丁小姐--呃,介意我叫-梧桐吗?别难过了,振群如果看见-这么伤心,一定万分不舍。」

  「既然不舍,为什么要抛下我?」她哽咽地问。

  痛哭一场之后,丁梧桐总算稍微平复哀伤失控的心情。

  「这……-也知道的,这是意外嘛。振群也不希望如此的……」

  「不!他是在惩罚我,他气我不理他、不见他,所以故意用死来惩罚我,让我一辈子活在痛苦与悔恨之中。」

  愈是这么想,她愈是自责,没有办法原谅自己。

  「不是这样的!」舒纶连忙解释:「振群没那么重的心机,他既然心疼-、在乎-,就不会故意寻死让-懊悔难受-知道的--人生嘛,总有悲欢离合,就像月有阴晴圆缺一样,总有不如意的时候,-要想开一点。」

  「想开?」要她如何想开呢?

  她低头望着手中捧着的骨灰坛,甜蜜而哀凄地一笑。

  振群在她身边呢!虽然再也见不到他了……

  「我可以留下来吗?」她抬起头,睁着哭红的双眼软声哀求。「我想多陪他一段时间,可以吗?」

  「啊,当然可以!」舒纶连忙答道:「这段时间,振群的家人委请我代为看照振群的灵位,如果-愿意,当然也可以一起留下来。」

  「谢谢你!」

  丁梧桐道谢后,抱着房振群的骨灰坛,眷恋地贴在自己的胸口,低声呢哺说道:「振群,我留下来陪你,你高兴吗?」

猜你喜欢

二十七岁的她没有十七岁时的勇敢,她想得很远,顾虑很多

二十七岁的她没有十七岁时的勇敢,她想得很远,顾虑很多。她知道爱一个人不难,难在如何走下去,不确定终点的那一端是幸福的青鸟,还是粉身碎骨的悬崖?「好了,好了,你们别再吵了,小臻去

2020-04-21

「少说风凉话,你明知道我心里有个人在

「少说风凉话,你明知道我心里有个人在,却隐瞒不说把人藏在你们店里,你真是好朋友呀!这么玩我。」知情不报,肯定居心不良。三杯黄汤下肚,向来谦和的穆幽华拉松系得规矩的领带,小露性感

2020-04-21

美好的感受一点一滴的累积着,他理不清贪看她阳光般笑容的感觉是不是爱

美好的感受一点一滴的累积着,他理不清贪看她阳光般笑容的感觉是不是爱,他只知道错过她再也找不到相同的悸动,和女人交往时他从未如此轻松的开放自我。没有压抑、没有试探、没有刻意的装模

2020-04-21

只是大家都没想到,生前俭朴得连一件内裤都舍不得丢掉

只是大家都没想到,生前俭朴得连一件内裤都舍不得丢掉,补了又补的祖父居然留下为数不少的遗产,几个叔伯和堂哥堂弟全都争红了眼,差点把灵堂给砸了,让老人家死了也不得安宁。只有她父亲不

2020-04-21

对了,师父,我今日下山到牧民陈老三家送药时

对了,师父,我今日下山到牧民陈老三家送药时,听说有人在找一个四、五岁大的女童,身边还跟着三十出头的奶娘,陈老三说咱们山上都是女子,接待女香客要更小心点。」要是惹上不该惹的人容易

2020-04-2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