拜托,亲爱的堂弟!我已经连吃了两支甜简,难道你要我撑死?

  • 时间:
  • 浏览:70
  • 来源:男人电影天堂免费收看_天堂tv在线tv网站_128tv成 视频在线观看

  拜托,亲爱的堂弟!我已经连吃了两支甜简,难道你要我撑死?」现在他一肚子糖水,就别提有多恶心了。

  「堂弟?」贝晓雨眨着大眼,在两人身上来回梭巡。他们是亲戚吗?

  「没错!我是子-的堂哥饶镇伦,-就是贝晓雨吧?久闻其名,我一直很想见见-,可是直到今天才有这机会。」饶镇伦呵呵地笑着,饶子-则想一掌敲掉他脸上色——的笑容。

  晓雨是你可以随便叫的吗?

  「你知道我的名字?」贝晓雨更纳闷了,他们连一次面都没见过啊!

  「整天听这小子晓雨长、晓雨短的喊,想不知道都难。」说完,饶镇伦还刻意瞟了窘迫的饶子-一眼,对他凶恶的眼神视若无睹。

  「真的吗?」贝晓雨按捺不住满眼的惊喜。「他真的常常提到我?」

  「当然!否则我怎会知道-的存在,还对-这么好奇呢?」饶镇伦立即回答。

  知道所爱之人心里有自己,贝晓雨既高兴又害羞,柔嫩的粉腮染着微红,看起来颇有几分娇艳之美。

  不止饶子-看呆了,饶镇伦也看得猛流口水,饶子-嫉妒地-眼瞪视,警告堂哥管好自己的眼睛。

  为了生命安全,饶镇伦赶紧转开脸,假装充满兴趣地盯着路边卖冷饮的「老」板娘。

  满口金牙的胖妇人起码六十岁了,见饶镇伦直盯着她看,以为自己老来俏,还有少年郎追,高兴得不得了,扭动肥臀,挤眉送他一个性感秋波。

  饶镇伦胃中一阵翻搅,刚才下肚的冰淇淋,真的差点吐出来了。

  饶子-不理会堂哥,径自和贝晓雨耳鬓厮磨,谈情说爱。

  「晓雨,-一早出门,要到哪里去?」他宛如珍宝般,搂着失而复得的贝晓雨喁喁私语。

  「啊──」贝晓雨这才想起来,她要赶去上班!

  「糟了,我忘了要上班!已经迟到了,怎么办?」她看看时间,猛地跳起来,像无头苍蝇一样,慌得原地打转。

  「上班?-找到工作了?在哪里?」饶子-急忙丢出一串问题。

  「这个我晚点再跟你说,现在我必须先赶到电视台,不然我就完了!」呜……她不想吃炒鱿鱼啦!

  「好好,别急别慌!我现在马上叫计程车,我陪-一起去,一定来得及的。」饶子-拉着她耐心安抚,让她安静下来。

  「真的?」贝晓雨感激地拉着他的手道谢:「谢谢你!子-,那快叫车吧!」她恨不得立刻飞进办公室。

  「没问题!的士──」饶子-朝着马路长手一举,立刻有辆俗称小黄的计程车靠边停。

  「来,快上车吧!」饶子-赶紧将贝晓雨塞进车里,自己随后上车。

  正在躲避冷饮欧巴桑骚扰的饶镇伦,见苗头不太对,有人似乎想抛下他落跑,赶紧冲过来挥手大喊:「喂!等等我,不要丢下我啊!」

  「快──」饶子-探出头来,一把握住他的手臂,粗鲁地将他拉进车里。

  砰!车门关上,饶子-命令司机开车,小黄立刻以特技般的技术高速在马路上奔驰。

  饶镇伦人还没坐稳,车子就突然狂奔起来,他像保龄球瓶似的左滚右倒,惨叫声不断。

  在引擎咆哮的低吼声、紧急煞车的尖锐声、以及运将先生连天的咒骂声中,他终于见识到号称全球第一的「平地云霄飞车」──台湾计程车。

  吱!

  鲜艳的黄色计程车在某栋雄伟的玻璃帏幕建筑前停下,车门打开,首先跳出一个娇俏可爱的年轻女孩。

  紧接着,一名高大劲瘦的男子跟着下车。

  最后,一个全身颤抖不停的男人,手脚发软地爬下计程车。

  「呕──」这个男人一下车,就冲到路边的水沟盖上大吐特吐。

  「我就是在这里上班!我先进去了,晚点我再给你电话。」贝晓雨依依不舍地放开饶子-拉着她的手。纵然再不舍,还是得去上班啊!

猜你喜欢

小心一点!你的头受了伤,不能做这么激烈的动作。

小心一点!你的头受了伤,不能做这么激烈的动作。」贝晓风大惊,连忙转身奔回病床边。「我的头……受了伤?」冯君翰面色疑惑地伸手摸摸额际的伤口。「难怪我觉得头有点痛。」「医生说只是皮

2020-03-13

君翰,陪人家去好不好嘛?」她继续施以柔情攻势,冯君翰又无奈地叹了口气

君翰,陪人家去好不好嘛?」她继续施以柔情攻势,冯君翰又无奈地叹了口气。「好吧!我们现在就过去。」外头下着雨,气温不到十度,但高级房车隔绝了外头阴雨绵绵的冷冽,他们驾着车来到佛莱

2020-03-13

拜托,亲爱的堂弟!我已经连吃了两支甜简,难道你要我撑死?

拜托,亲爱的堂弟!我已经连吃了两支甜简,难道你要我撑死?」现在他一肚子糖水,就别提有多恶心了。「堂弟?」贝晓雨眨着大眼,在两人身上来回梭巡。他们是亲戚吗?「没错!我是子-的堂哥

2020-03-13

确实,和他曾见过的美艳女星相比,她是可爱有余、艳丽不足

确实,和他曾见过的美艳女星相比,她是可爱有余、艳丽不足,但是她粉嫩嫩的脸蛋和红滟滟的小嘴,还有甜甜的酒窝自有吸引人之处。至少他就觉得她很漂亮,清清秀秀、干干净净的脸庞,比那些妖

2020-03-13

一股悲伤陡然涌来,她终于彻底绝望,相信他真的死了,再也不会回来了

一股悲伤陡然涌来,她终于彻底绝望,相信他真的死了,再也不会回来了。她全盘崩溃,悲恸地放声大吼:「振群--」「振群!振群……」她不断喊着,抱着骨灰坛颓然跌坐在地,痛哭失声。「丁小

2020-03-13